林上乾

联系我们

姓名:林上乾
手机:13957705210
邮箱:llsqlawyer@163.com
证号:11032002115337
律所:浙江海昌律师事务所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锦江路458号深蓝国际大厦8-9层

首页: 律师文集 > 无罪辩护> 正文

无罪辩护

山西局长杀局长案:一桩婚外情毁掉13个家庭

来源:温州市看守所   网址:http://www.lawksswz.com/   时间:2017/1/17 15:31:00

运城“畜牧局长杀物价局长案”庭审直击

张斌敢把昔日好“哥们”的妻子搞成“情人”,又敢在露马脚后公然动用保安杀害“情人”的合法丈夫,有着多种深层因素。张斌有“天胆”,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怕什么,老子黑白两道都走得通!”正是这“权”、“钱”、“胆”,使张斌干出这件骇人听闻的大案

《法律与生活》杂志特约记者/武建中 宋全京

2007年9月4日上午8时30分,山西运城市乌云密布,阴雨霏霏。

该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内。运城“畜牧局长杀物价局长案”开始公开开庭审理。

随着法官一声令下,被告人张斌、柴文貌、王岗、徐春龙、马红革、吕杰、杨运兵、郭晋生、席强、葛洪运、李海芙11人,在法警的押解下依次从专用通道进入法庭。第一被告张斌(案发前系运城市畜牧局副局长、副处级),年近40岁,身材敦实,站在左边第一位。第11被告、该案唯一女被告李海芙(案发前系运城市中心医院儿科护士长),三十七八,高挑个儿,神色恍惚,目光下视,立于对尾。其余被告一个个面带恐慌。偌大的法庭内座无虚席,气氛肃穆。运城电视台3部摄像机在拍摄。

记者看到,参加庭审的被告辩护人有20人,多是来自北京、天津、太原及本地的律师;公诉机关也派出强大的阵容;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及代理人共有15人。据悉,11名被告曾被分别关押在永济等7个看守所。运城中院受理案件后,审判人员立即投入紧张案前工作,5名工作人员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把一张办公桌上铺平后堆到一米多高的案卷阅完。由于旁听的人太多,来自中央和省市的媒体,每家只能发一个采访证。同时,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还通过运城电视台将庭审全程播放。

骇人听闻的 “畜牧局长杀物价局长案”

2007年9月4日9时10分,主审法官一一核实被告人身份之后,运城市人民检察院一检察官宣读起诉书。

起诉书称,被告人张斌与被告人李海芙相识多年,关系暧昧,2006年12月24日,被害人朱文军(运城市盐湖区物价局副局长)到运城市中心医院儿科住院部寻找其妻李海芙时,发现张斌未穿外衣躺在李海芙办公室的床上,朱文军十分生气,痛斥并用玻璃杯将张斌额部砸伤后离去。

张斌即打电话叫被告人、运城市聚宝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郭晋生、祥和家园小区物业经理徐春龙到医院来。徐春龙同朋友柴文貌到医院后,张斌告诉徐春龙自己被打一事,并授意徐春龙叫(张斌为幕后老板的聚宝房地产开发公司)保安来。徐春龙便给保安队长王岗打电话,让王岗叫保安到医院。

随后张斌又让徐春龙给被害人朱文军打电话,并与李海芙共同给徐春龙口述了朱文军的电话号码,徐春龙当即打通朱文军的电话进行挑衅,与其在电话中发生争吵。其间,被告人郭晋生及其司机杨运兵来到医院,杨运兵从徐春龙的车上取了一把砍刀。王岗接到徐春龙的电话后,携带管刀、菜刀、砍刀各一把,乘出租车叫上祥和家园小区保安马红革、吕杰,并将菜刀、砍刀分发给马、吕二人,3名被告人迅速赶到市中心医院住院部楼下。

15时许,受到挑衅的被害人朱文军携带一把菜刀和被害人、李海芙胞兄李海龙、朋友张建军来到运城市中心医院住院部二楼眼科寻找被告人张斌,在处置室门口与被告人徐春龙发生争执,两人拉扯到楼梯口时,被张建军等人拉开。徐春龙迅速跑到楼下叫在楼下等候的王岗、马红革等人赶快上来,上楼后,王岗等人持刀追砍朱文军、李海龙、张建军。

砍杀时,王岗所持管刀脱落,便从朱文军手中夺下菜刀乱砍。徐春龙捡起掉落的管刀也乱砍乱捅。3名被害人倒地后,被告人郭晋生喊“快走”,各被告人迅速逃离现场。

被害人朱文军、李海龙经运城市中心医院当场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检验认为:被害人朱文军系单刃锐器致肺脏破裂大出血死亡;被害人李海龙系单刃锐器致心脏破裂大出血死亡;被害人张建军损伤系锐器所致,已构成重伤,经鉴定暂定为5级伤残。

案发后,被告人席强将其本田车提供给逃往西安的徐春龙、柴文貌、王岗,被告人郭晋生从其公司提取现金5万元,将其中两万元交给席强,由席强送给逃匿至西安的柴文貌、王岗、徐春龙。当晚22时许,被告人葛红运和郭晋生、杨运兵一起去西安给柴文貌、王岗、徐春龙送钱。为防止被公安人员发现,途中葛红运将其手机提供给郭晋生、杨运兵使用。被告人李海芙,在案件的起因等部分重要事实和关键情节上作虚假证明包庇被告人张斌,妨害了案件的侦破工作。

此外,受害者家属及代理人提出了附带民事赔偿:死者朱文军亲属要求法庭判令众被告赔偿500万元;死者李海龙亲属要求赔偿100万元;受重伤者张建军亲属要求赔偿200万元。

张斌罪与非罪的激烈较量

由于此案涉及人员多,为避免当庭“串供”,法庭采用由轻到重的“倒审判”方式。

庭审中,涉嫌参与窝藏、包庇和故意杀人的几名被告,对和第一被告张斌是“老板”和“手下”的关系均予以否认,只是承认认识,对张斌称呼“老板”只是叫习惯了。

法庭对直接参与故意杀人的被告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调查,被告人徐春龙对公诉人起诉自己故意杀人提出异议,一再在法庭上称自己是受人蒙蔽和利用,杀人并不是自己的本意,审判长随即给其指正故意杀人和被人蒙蔽和利用是两个概念。在公诉人的提问下,徐春龙仔细回忆了自己在当初案发时的情景并作了陈述,他说第一被告人张斌是其所供职聚宝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幕后老板。当天是张斌打电话叫他到医院的,让他叫保安来“弄”朱文军,并授意他给朱文军打电话进行挑衅……说到伤心处,徐春龙禁不住失声痛哭,大叫:“张斌就是罪魁祸首!”

作为第一被告人的张斌在庭审中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没有任何忏悔的意思,对公诉人的指控一概否认,声称他并没有打电话叫徐春龙来“弄”人,也没有授意徐打电话挑衅朱文军,打架时他不在现场,故“什么也不知道”,在庭审中,张斌一直是一脸无辜的样子。

在这起血淋淋的杀戮中既丧夫又丧兄的李海芙,面对法官、公诉人、代理人、辩护人的轮番发问,表现得出人预料的镇定和口齿伶俐,她告诫法庭:她和张斌的关系非常正常,请求法庭不要受舆论的左右,公正判决此案,还其“清白”。

张斌的辩护律师为张斌作了无罪辩护,称其行为构不成犯罪,理由有7条:1.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张斌授意徐春龙叫保安对朱文军进行杀害和殴打,徐春龙的证词是孤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2.起诉书含糊不清,不符合事实;3.张斌案发时已离开现场,现场没有发现张斌的“血脚印”;4.张斌主观上没有杀人动机和故意;5.郭晋生在张斌的妹妹家所说的张斌叫徐春龙打架打死人的话,不能认定;6.朱文军带菜刀外出,朱的弟弟及家人没有制止;7.辩护人当庭提交的3份证人证言,法庭应当采纳。

电话联系

  • 13957705210